學習寬恕自己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979
圖文整理/心光網編輯部(本文作者/瑪西歐.阿隆梭.布伊克)(摘自/躍下斷崖,與自己相逢/商周出版)

有時候,面對某些情境,我們的許多反應方式,往往超出我們的期待,不是我們所希望表現出來的行為。每當我們激動地大吼大叫,用力甩上門,或脫口說出不想說的惡言惡語之後,我們容易淹沒在悲傷、絕望,或甚至對自己所作所為感到憤怒的情緒裡。

在腦海中,我們反覆迴響著自我批評的話語。我們傻傻地接受評價自己,甚至以為只有懲罰自己,才能有所轉變。可悲的是,幾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們還是發現,自己在面對同樣的情境時,反應的方式依然如出一轍。就像流水終究會沖蝕掉石頭,發現自己「依然故我」,同樣也會磨損我們的士氣,最終我們會判定自己是不能改變的人。雖然許多人在意識上持續相信自己能夠改變,但是當他們更深入探索自己的內心世界,如實反省他們所感受到的,事實上多數人並沒有感受到,轉變是真的可能發生。

造成我們個性這些部分如此難以改變的原因,是什麼呢?事實上,是我們自己不想去改變,儘管我們以為自己有意願做改變。一如我們所知,非自主性的反應方式,是我們在特定年紀或特定情境中,創造出來的一套感知反應模式。我們創造出這些行為,是為了避免痛苦與因應我們的需求。而這些反應模式,不只是存在於腦中的想法,還會存在於身體,牽動整個神經網絡。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啟動這些模式時,不只會體驗到一系列的特殊想法掠過腦際,而且還伴隨一連串的情緒感受,身體也會以特定的方式來回應,甚至連我們的細胞也嵌合在這些反應模式裡。

我們需要給予自己大量的同情,以便能夠承受自己對他人所造成的傷痛,與自己所經受的痛苦。當我們理解到,並非自己心中的邪念與無能,而是極度的無知,才造成傷害的事端,我們就能學到從一個不同的觀點來評價事情。這也是為何學習寬恕自己,對於療癒靈魂裡的傷口,是如此的重要。

所有的傷害,都會在我們的記憶中,留下傷痕。在今日,得益於科學研究之助,我們已經清楚知道,記憶的機制高度錯綜複雜,不僅儲存過去所發生的事件,還儲存事發當時的感覺、情緒與體驗。

在生活中的任何時刻,正是我們對於事件的詮釋與價值判斷,使我們產生許多不同的情緒。去說「你就是一無是處,所以別人對你沒有好感」,與去說「他們不認識你,所以對你沒有表示好感」,這兩種說法是截然有別的。這也是為何,如果一個人可以較為寬廣的覺知,重新以不同的觀點去詮釋生活中所發生的事件,那麼,他就能從現在改變過去。

個人的歷史並非固定不變,反而相當具有可塑性。我們會將過去視為固定不變,是因為,我們總是從同一個觀點、使用同樣的參考資料去回顧與思考。要如何去評價它,始終容有轉圜餘地。比起對事件進行表面上合理的詮釋,採取能夠幫助我們、而非挫折我們的方式來詮釋,是更為要緊的。

我們緊緊抓住過去,同時也緊緊抓住了「我」,然而卻付出很高的代價。我們盲目地望向未來,任由過去占據了未來。我們關於「我」的覺知是如此局限,我們的視野是如此狹窄,如何能去盼望超出我們視野的理想與願景呢?

本文擷取自:心光網編輯部(本文作者/瑪西歐.阿隆梭.布伊克)(摘自/躍下斷崖,與自己相逢/商周出版)

原文網址:http://lightweb.uho.com.tw/articles3/96/1955.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