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笑容,讓我想流淚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946

那是在一個叫Patmos的希臘小島上,八月份,三十七、八度的高溫,身為遊客的我跟先生在海港附近漫步,我正抱怨著天氣好熱,腳上的涼鞋好難穿,先生在考慮著午餐要吃什麼,也可能是在想剛剛看到的比基尼妹真辣。

冷不防地,一棟兩層樓的建築物撞入視線,房子是獨立的,一樓邊角交會的兩面牆只砌到膝蓋上一點的高度,矮牆以上是由橫橫豎豎的鐵條交織而成的巨型鐵窗,牆面上有零亂的塗鴉,鐵窗也顯得斑駁。

在一個四處是可愛的白色房子、連時間的流動都似乎緩慢下來的慵懶小島上,那個冷硬的鐵籠是個相當突兀的存在,頭頂上的陽光明明強烈得讓人目眩,卻彷彿怎麼樣都照不進那個角落。

鐵窗後能隱約看見零零落落的人影,走近時,我不由自主地噤聲,或許腳步放慢了也不自覺,然後我看見了靠窗坐著、看似母子的一大一小兩人。女人形容憔悴,年紀不好判斷,乍看似是二十多歲,眼角的風霜卻讓她看起來像四十幾,咖啡色的臉龐上神情木然,我與她視線交會,但我無法確定她究竟是看著我還是望著某個不為人知的遠處。

很快地,我的目光被她身邊的孩子吸引住,那是個四、五歲大的小男孩,髒兮兮的臉上掛著已乾的鼻涕,直愣愣地盯著我,顯然極少見到華人,一雙又黑又大的眼睛寫滿純真的好奇,當他發現我也在看他時,像是瞧見一整袋的糖果,深色的小臉驀地亮了起來,他用力地向我揮手,面上的歡喜幾乎要溢出來,如此純粹無瑕。

任誰在那樣的感染力之下都會有所回應,我不假思索地也笑著向他揮揮手,孩子綻開一抹更大的笑容,讓夜空裡最明亮的星光都黯然失色。

走遠後,我問服過兩年兵役的希臘籍先生:「那些是什麼人?怎麼會被關起來?」

「應該是被海岸巡防隊逮到的偷渡客,在靠近邊界的小島上滿常見的。」

「那他們會怎麼樣?」會不會被刑求?會不會被虐待?我心中掠過種種可怖的猜測。

也許是因為我聲音中透露出的關切,先生睨了我一眼。「還能怎麼樣?就是被遣返回國啊。」

不僅是那對母子,還有牢房暗處那些臉孔模糊的人影,被遣返之後會有什麼樣的遭遇,我不敢深想。

「你看得出那對母子是哪國人嗎?」我又問。

先生搖頭。「我也不確定,看膚色和五官可能是中亞或南亞一帶的人,也不知道他們躲躲藏藏跋涉了多久,可惜運氣不好,還是沒成功⋯⋯」我閉上嘴不再說話,思緒被鐵窗後的母子佔滿。

是什麼樣的艱難處境會迫使一個母親帶著那般年幼的孩子翻山過海,甚至賭上生命,試圖非法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從小過慣安逸生活的我,完全無法想像。

那個小男生,尤其讓人心疼。

我所認識的四、五歲小孩,生命中最大的難題是該買憤怒鳥的玩具還是變形金剛,會為了想吃甜甜圈不願吃飯而哭鬧不休,又怎能明白有人在同樣的年紀,會像個罪犯被監禁在牢籠中,因為偶然路過的一個異國人而雀躍不已?

男孩的笑容如此清晰地刻在腦海中,我頓時熱了眼眶,有一股想放聲哭泣的衝動。

小朋友,我不知道等在你前方的人生道路會是什麼樣子,只願命運對你仁慈一些,只願不管遇到多少波折,你都能保留住那個純淨的笑容。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報 – 副刊 ◎ 文 : 阿肥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22150

 



1 則回應

  • Interesting thoughts.I’d be tempted, if I ever work on an RPG, to make an NPC generator – have it spit out a bunch of basic characteristics, and build (or have the character designer build) the NPC up from that base.There’s no reason characters can’t be diverse, but as you say, it’s hard to overcome our &#;tu08defa2l2s.” Pseudorandom number generators don’t have that problem :V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