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回答 而是不會表達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885

日前和老公因為家務事起了爭執,想起每次在爭執的過程中,都是我一人提出抗議,娓娓述說問題的前因後果,長篇大論,有時滿腹委屈,有時也伴隨著潸然淚下。

但是每當我發言完畢,最後因為期待老公能夠表達他的想法而發出提問時,他總是不發一語。無論我用氣急敗壞的語氣或是心平氣和的態度發問,他依然無動於衷,保持緘默。我常常覺得自己嫁給一顆石頭,對著石頭演獨腳戲。

經過幾次爭執以後,終於在某次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劈頭問他:「我的問題真的有這麼難回答嗎?」此時,木訥寡言的老公終於願意開金口了,他說:「我們理工科男生的思路很簡單,只會回答是非題和選擇題,哪像你們社會科學背景的人那麼能言善道,不管什麼問題都可以像回答申論題那樣長篇大論。妳每次問的問題都沒有給我選項,我又不會寫申論題,當然答不出來啊!」

頓時,我有如醍醐灌頂,這個回答解開了長久以來的謎。原本我以為老公的沉默是對爭執的一種理解或者默認,結果是我的提問方式有誤,干擾了他的邏輯啊!從那次起,往後遇到類似的情況,我在發言完畢後,都要先在大腦設計完題型才開始一一發問,有時還要設計一連串的題組,好讓老公可以在我的引導下,順利地進行一問一答。

經過幾次實驗,我總算可以慢慢了解老公的真實想法,我們終於開始有交集了。

改變提問的技巧,溝通的效果果然改善許多,只是每次吵架結束後,癥結是解開了,但我的大腦也累壞了!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報 – 副刊 文/徐意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2087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