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夢裡道別的學生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754

每每提及「承諾」二字,我總會想起那位到我夢中來道別的學生。

那天是暑輔最後一天。下週一不免俗地要考複習考,防止學生因為暑假而怠惰了學習。唯恐學生輕忽學校的「用心」,所以我利用最後上課的時間,很認真地說:「複習考都要來考!生病也要來,不准有藉口!」學生笑鬧著:「安啦!那麼緊張!」「動動筆,畫一畫格子而已!」

我正色道:「我很認真地教你們,也請你們認真地面對考試好嗎?」或許是嚴肅的表情讓學生們感到不是玩笑,嘻笑聲小了,有人出來打圓場:「好啦!全班一定到,半路跌倒,也會爬來考試!」

「說好了,男子漢大丈夫,絕不可反悔,說到做到,跌倒了,也要爬來考試!」說完此話,我心中仍忐忑不安,這一群男學生花招百出,真的會全班出席考試?

溽暑的週六晚上,卻意外的清涼。沒來由的,身旁景物全成了很深很深近乎於黑的藍色,遠遠一個小黑點,緩慢地在眼前擴大。這應該是一張臉,只剩一張露出白白牙齒的嘴,沒有四肢,在空中飄著。「他」對我說:「老師,我來找妳玩!」

我平靜地回答:「老師不想玩,我看著你玩就好了。」

這時,多了兩個人影,四肢俱全,但都是黑色,看不見五官。三個人蹲在地下疊石頭,那張裂嘴笑的黑臉一直對我笑著,好熟悉的笑容,好像在哪見過,但為什麼想不起來?

腦中正在快速地翻閱著記憶庫,這笑容到底是誰的?黑色笑臉開口說話了:「老師,我要回去了,再見!」

我隨口說:「慢走,半路跌倒,也要爬回去!」

笑臉逐漸縮小,另外兩個黑影則朝另一方向漸漸縮小。

醒來後,我望著窗外的月亮,仍然想不起來那只有一張嘴的臉是誰?

週一下午到學校領考卷批改,發現有一張考卷沒寫名字,表示有一人缺考。到底是誰缺考?說什麼「爬也要爬來考試」,這群男生真的不可靠。

開學當天,我找來班長詢問。「你們班是誰缺考?不是說好爬也要爬來考試!」

「老師,某某怎麼可能來考試?他已經回去了。暑輔結束第二天是星期六,他和兩位學弟去蓄水池游泳,結果只有他沉到水底,被水草纏住。是兩位學弟跑回家,請人來打撈,才……妳不知道嗎?……我們週一考試……全班都去參加他的公祭……真的不知道?難怪,公祭沒看到妳……」

是他!好白好整齊的牙齒!我曾誇獎他的笑容可以去拍黑人牙膏的廣告,但在夢中我竟然沒有認出來!真的好抱歉!

原來,是他笑著游來跟我道別,沒辦法爬來考試。

孩子,老師現在告訴你:沒有來考複習考,不怪你,老師沒有生氣。謝謝你來告訴我,你得回去,不能來考試。謝謝你讓我了解承諾的力量。

無論大小,答應就要做到,承諾可以跨越陰陽兩界,可以無視生死。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報-副刊 ◎郭文涓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1696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