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難忘的一堂課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722

全班屏息,等著迎接她走進教室。

幾個月不見的老師步伐蹣跚走進來,頭戴著一頂帽子,遮住為了化療而剃光了的頭,穿著還是和以前一般樸素,但是身形削瘦許多。她走上講台,當時我們都是才十二歲的孩子,已經隱約懂得悲傷了,教室裡霎時鴉雀無聲。

她坐下後,隔了幾秒,展露笑容,如同她沒有生過病一樣,但我們不知為什麼卻無法微笑回應她。一旁她的妹妹為她拿起麥克風,她努力挺直背脊說了好幾句鼓勵我們的話,之後拿起一個袋子,笑著說:「這是給你們的禮物,每個人的專屬印章。」她逐一點名,被叫到的孩子便慎重地走上前領取。

她是個嚴慈並濟的老師,總是認真負責地處理關於我們的每件事,凡事親力親為;她嚴格要求我們,但卻從不吝於讚美;是她身體力行教會我對待事情的態度。還記得我在她指導下苦練硬筆字,終於得到稱讚的時候,我多有成就感啊!另一次我參加一場校內的作文比賽,結束後,她不問結果,馬上給予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輪到我時,她也簡短說了兩句話,依稀是「再加油!」「很不錯!」這類。接過禮物時老師的手有點涼,我突然好想擁抱她,告訴她她是多麼使人景仰、這段日子裡我們全班有多麼想念她。然而終究我沒有這麼做,只是像別人一樣,默默地回到座位。

老師發完所有印章後,幾乎擠不出多餘力氣的說話了,最後她只輕聲地要我們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平時要多運動,不要生病了。我們都哭了。為什麼這麼好的老師會生病呢?當時的我們只有六年級,還不理解人生的生離死別總有那麼多無奈,驟然面臨了這樣的場面,我們手足無措。

回想起人生第一次真正的道別,現在我只後悔當時沒有鼓起勇氣抱抱她,對她說謝謝,讓她知道,無論如何,在我的記憶裡,她永遠都在。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報 -副刊 ◎許雪芳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1696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