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周記 記仇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557

因為我是個愛記仇的人,總會把別人欠的記在帳上。直到有天,忘記是在哪裡讀到還是聽誰說了這樣的理論:人跟人要長久相處融洽,應對最好是立即性地,一來、一往;如果總是記得上次、上上次或上上上次的情況,便容易起爭執。想了想,好像真的是這樣。可現實人生不可能這麼勵志,遇見箴言不代表那會實現,這個理論教人別記仇,但道理總是知道歸知道,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道理違逆久了,也發現了其中破綻,或者也可以說是有了心得,懂得如何替自己辯解。感情的等式藏在語言裡,都說由愛生恨,意思是有愛才有恨,不完整的愛就會變成恨;記仇就是記得這分恨,所以其實是記住這分殘缺的愛,記住是對方讓這分愛變得殘缺,於是自己的任何作為就有了理由。所以仇恨是通往正義的籌碼;愈仇恨,就愈正當,什麼事都是對的,自己是對的,其實是深怕面對自己可能是錯的,那是抱擁殘缺之愛的人的阿基里斯腱,傷到一點,他就只能蹶踣。

為什麼要握緊這分籌碼,是因為除此之外便無任何籌碼;記仇之人隨時都可能一敗塗地。能讓愛變得殘缺的人,是無可匹敵的。

可是記住這分恨,也是留住這分愛,不恨了也是不愛了。不愛,毫無感情,緣分燃盡,從認識的人變成無關的人陌生的人,自此雲淡風輕兩相忘。如果有愛才有恨,那是恨比較兇暴還是不愛比較殘忍?記仇之人總是矛盾的。

要人忘記仇恨,是殘忍的理想,理想,指的就是不會出現在現實裡的一切事物的總稱。•

本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文/盛浩偉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6998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