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關係 新夥伴,讓我的晚年生活更美好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546

兩個孩子從高中念到研究所,我從沒見過他們的升學志願卡,對於我的關心,他們這樣回應:「讀書是我的事,您不用管、不必操心!」後來就業結婚也是如此。

兒子念大學時就預告:日後結婚不跟我們同住,要在外另組小家庭,我們也給予尊重和祝福。

他大學畢業,選擇先當兵再念研究所,之後順利進入職場,這期間不曾見他帶女孩子回家或談論任何女孩的事,有點懷疑他是不是同性戀,沒想到,有一天他突然帶了女朋友回家跟我們一起吃飯。

一年之後跟我們說,他要結婚了,那陣子女孩常來家裡走動,兒子要我陪她在家附近找租屋,看了不少房子後,女孩說家裡只要略微整理裝修一下,不會比外頭的房子差,她會想辦法說服兒子,婚後與我們同住。

結婚後,媳婦的家庭文化、生活習慣都與我不同,婚後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真的很辛苦,婆媳不和的陰影若隱若現,最後雖然都被我們「冷處理」掉,但我的內心其實是波濤洶湧。在一次又一次的掙扎中,我逐漸看見心靈的曙光,就是回到初衷:把媳婦當女兒疼。

回到初發心,不僅讓我擺脫婆媳不和的陰影,也讓我完完全全跳脫婆媳是「卡」字(上和下)關係的傳統框架。我開始把媳婦視作一起為家庭打拚的新夥伴,婆媳關係也是我要努力學習用心經營的新人際關係,是終身學習的新課程。

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下來,我發現媳婦是屬於默默行動派而非表現派。她下班回來,不會跟在走道擦肩而過的婆婆我打招呼,但她做粽子、包子、饅頭、麵包、餅乾等葷素皆有,只因為我吃素,每次我總是心懷感恩地吃著媳婦精心製作的美食甜點。

通常媳婦下班回來後,就開始揉麵糰,準備做糕點,攪拌機轟轟作響,我也在那時進廚房準備晚餐,排油煙機也轟轟作響,很奇妙的家庭協奏曲,但一點也不覺得是擾人噪音。

吃過晚餐,她繼續製作去幼稚園接孩子回家而中斷的糕點,我呢,就把黏在她身邊的孫子帶開,嬤孫一起看童書、玩玩具、或看youtobe上面的幼兒節目,因此我也學會了幾首英文兒歌,有時嬤孫兩人一起合唱〈the wheeles on the bus go round and round〉或〈brown bear brown bear what do you see?〉……好不快樂,媳婦也可以專心做糕點。

白天,當兒子媳婦孫子都上班上學去,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老公退休回鄉下種水果),我就開始「玩」──把餐桌稍稍整理一下,擺好媳婦前一晚做的麵包或饅頭、包子等,拿出相機左拍右拍,喬一喬,再拍,最後選出美美的幾張PO上facebook,那些看起來像店家展示櫃的美食,總讓朋友羨慕極了。有一次看到一則交友邀請,陌生的英文名字,點進去一看,原來是媳婦啦!

平日婆媳倆話不多,若遇兒子出差,在外地過夜,我們也可以天南地北聊到午夜才互道晚安,回房休息。

新夥伴,讓我的晚年生活更美好又多采。

本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文/夏草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6997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