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丟失了部分的自己?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503
◎ 圖文整理/心光網編輯部         (摘自/做自己,還是做罐頭?/方智出版)(本文作者/黃士鈞)

生活裡,我們總會遇到慌亂、碰到孤單。慌亂孤單的時候,我們常常會習慣性地把其中一部分的自己壓抑下去,於是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把自己內在真實的一部分給丟掉了。

我在大學教書、諮商輔導十幾年,看著身旁一個個年輕的生命,為了滿足父母期待準備公職考試。他們努力地準備三年、五年,全心全力想要當公務員,讓爸媽可以開心,可以放心。於是穩定安全的需求照顧到了,父母的期許壓力照顧到了,心裡卻有一塊被忽略了。

有些年輕的孩子心裡本來想著:「我在社團裡發現,我很喜歡活動企畫耶!」「芳香療法的身體工作,是我好想繼續鑽研的領域……」這些「本來想著」的種種,因為一個又一個的不得不,被放在一旁。放久了,就被丟掉了。因為把自己的某些部分給丟掉了,不知不覺中在心裡為自己留下了「被忽略的自己」。

十幾二十歲的學生,常來找我求救的事情是:被好朋友疏遠、被同學排擠。被疏遠、被排擠的時候,孩子常常會急著去討好、去挽回,於是心裡頭就壓下了真實存在的情緒,像是生氣(你們為什麼突然這樣對我?)、內疚(會不會是我做錯了什麼?)、傷心(我都已經這麼盡力了……)。這些真實的內在部分,一旦被壓下來,丟在一旁,時間久了,就被遺忘了。之後,必然偷偷地在生命的下一個時刻,以莫名其妙的情緒,突然跑出來讓人不知所措。那怎麼辦呢?若不能去實現自己的興趣與夢想,想它有什麼用?被排擠卻不能生氣大爆發,觸及自己的生氣不是得不償失嗎?

是的。的確不能只是想而已,也不能只是沉浸在情緒裡。可以做的是:不要推開心裡頭這些真實的部分,要學會更愛自己的新行為,練習「並存」。並存,是我學習的前輩——吉利根博士(Dr. Stephen Gilligan)的核心概念之一。在專業助人工作十幾年的歲月裡,我發現:讓看似衝突的內在部分可以同時存在(並存),是照顧自己,也是對別人好的方法。

讓兩個不同的自己並存的內在對話/最近這幾年,我在台灣、港澳常有心理諮商的專業訓練工作坊。在這些公開的演講場合裡,生性害羞怕生的我,即使每年要講三四十次相同的主題,每次開場面對一群不熟悉、不認識的聽眾,我還是會緊張。如果我硬是壓下緊張的部分,假裝鎮定,那我就和我自己斷裂了,也就是說,我又創造了一個被忽略的自己。所以,我常常是這樣開場的:

「大家好,我是哈克。在場的很多人,我是第一次見到。我是個會害羞緊張的人,即使已經帶過六百場的工作坊,每次遇見新的眼睛,都還是會緊張。同時,經驗告訴我,如果你們看著我的眼光越來越溫和,大約十分鐘之後,我就會越來越自在,而我講的內容會越來越精采。(這時聽眾常常就笑了!因為他們聽見了講者真實的內在。當人有機會遇見真實,常常就會會心一笑。)」

這樣的開場白,其實就是「並存」在真實生活裡的實際操練。我心裡有兩個端點的聲音,一個是因為陌生而來的緊張,另一個是專業磨練的自信。於是,當我承認自己的怕生緊張之後,這兩個部分就一起好好並存了。沒有誰壓過誰,沒有哪一個被忽略。這段心裡的內在對話是這樣的:

「是的,我是緊張的。」
「是的,同時我知道怎麼好好地帶一場工作坊,我是專業的訓練師。」
「是的,這兩個都是我。我會緊張,我也能帶工作坊,這兩個都是我。」
「是的,這兩個都是我,而我比這兩個還要多更多。」

讓我們來拆解上面的內在對話句型:
第一個「是的」:「是的,我是緊張的。」這句話一落,原本漂浮、不被接納的緊張,就落地了。漂浮的情緒一旦落地,就不再亂干擾我們了。

第二個「是的」:「是的,同時我知道怎麼好好地帶一場工作坊,我是專業的訓練師。」這句話一出現,安穩自信就跟著上來了。當我們不承認自己緊張而假裝鎮定的時候,緊張因為被排除在外,會像迷霧一樣包裹在外,讓自信與力量無法清晰著地。

第三個「是的」:「是的,這兩個都是我。我會緊張,我也能帶工作坊,這兩個都是我。」這是關鍵的內在整合句型,讓原本在兩端分裂的部分,可以並存在一起。像是手牽手,像是一起安靜地坐在公園的椅子上,不再斷裂分割。因為沒有哪個部分被忽略,所以內在就不用花力氣去壓制、去管控,因而多出好能量來幫助我們面對挑戰。

第四個「是的」:「是的,這兩個都是我,而我比這兩個還要多更多。」這一句讓人能夠看見生命的全景。我們不等於困境、我們不等於掙扎,生命還有更多的美好與資源,等著在需要的時候連結上。因為看見我比這兩個還要多更多,心裡原本就有卻沒被使用的資源或力量,就有機會跑出來幫忙。

練習並存讓我們走向完整/當我們跟孩子說:「不要緊張」「不要怕」「不要擔心」「不要挫折,要繼續努力」,我們就不小心成了幫兇,讓孩子把自己的一部分給壓抑下去,於是那些真實的情緒或想法(像是緊張焦慮、不安不確定、挫折失落),就成了孩子心裡「被忽略的自己」。不說這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慣用安撫句型:「不要緊張」「不要擔心」,那要說什麼呢?我們回過頭來看看一開始說的那兩個例子:

那個因為考公職而忽略自己夢想的孩子,可以跟自己說:「是的,我為了爸媽努力考公職;是的,同時我沒忘記自己的夢想,說不定考上公職以後,我可以白天當公務員,下班後繼續鑽研芳香療法;是的,這兩個都是我,而我比這兩個還多更多。」那個因為被同學排擠而難受的孩子,可以有這樣的內在對話:「是的,我急著想討好、挽回;是的,同時我也傷心、生氣;是的,想討好、挽回的是我,傷心、生氣的也是我,這兩個都是我,而我比這兩個還多更多。」

雖然外在的挑戰依然存在,掙扎依然辛苦。但同時,我們的心卻沒有分裂,能夠繼續完整。心理學家容格說:「與其成為一個好人,不如活出一個完整的人。」在生活裡,如果持續練習並存的內在對話句型,很有機會一步一步走向完整。

本文擷取自:(本文作者/黃士鈞)(摘自/做自己,還是做罐頭?/方智出版)

原文網址:http://lightweb.uho.com.tw/articles2/98/2051.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