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的探討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47

輔大「科學與宗教研究中心」為促進宗教、科學間的互動對話,自去年始舉辦一系列座談會,如:「意識之探究」、「宗教經驗之探究」、「生命」、「時間」等等。月前舉行第五場次座談,主題是「氣」,主辦單位邀集相關學者專家分別從道教、藏傳佛教、中醫以及科學四方面共同對話及探討。與會學者有:輔仁大學宗教學系教授莊慶信、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研究員李豐楙、輔仁大學宗教系助理教授許明銀、台北醫學大學藥理所助理教授郭玉誠。

〈後天與先天:丹道的逆反之路〉,精通道教學說的李豐楙教授從道教仙學體系的兩個關鍵字:「氣」、「炁」切入,探討道家丹道的養生修鍊之道,是由「後天之氣」逆返至「先天之炁」的過程;也就是從後天的侷限生命,藉由宗教實踐漸至歸復先天終極的圓滿境地,所謂「與道合真」、「天人合一」,乃至小宇宙、大宇宙的渾融一體……在在超越了一般對於道家養生「氣功」的刻板印象,從而臻於「丹功」、「炁學」俾令身心靈圓滿的上乘境界。 李豐楙指出,「氣」、「炁」二字相通,而稍做區隔後更顯丹道「性、命雙修」的獨特性。

「從氣到炁,具現了道教仙學做為民族宗教、本土宗教的民族風格。」此中,整合了道家有關氣化宇宙、養神的世界觀及修鍊觀、乃至中醫經脈學說……等等,繼而成為宗教仙學中命功、性功的具體次第與功法。李教授表示,近代科學研究丹道行者如何從「氣功態」進入「入定態」,特別對於「腦部九宮」及相關丹法的體驗觀察,已然證實由「氣」(炁)所引發的身心能量確實能夠開發人體潛能!爰此,丹道功法不再是特定宗教系統的修鍊行持,而是具有普世性價值的經驗和智慧。

所以,「氣與炁的修持,從技進乎藝,又由藝進乎道,是之謂丹道、仙道」李教授結論時表示。 〈西藏佛教的「風」與「呼氣」〉,許明銀教授介紹藏傳佛教《集密根本續》中對於生命能量:「風」、也就是「氣」的說明與修鍊。該論典強調藉由控制「生命氣」,讓行者在禪修過程裡體驗假死狀態,覺照臨命終時四大依序崩解的情狀。四大分解過程中,吾人將在粗分、細分物質逐步褪去之際瞥見自性光明,而透過平時的禪修鍛鍊,一旦真正面對死亡,便能夠適時掌握光明瞥現的契機,從而悟入般若妙慧,解脫生死拘縛;然而一般人由於欠缺覺照力,無法掌握稍縱即逝的光明契機,轉眼就沒入昏死狀態,接著便進入七至四十九天不等的中陰階段。

許明銀教授指出,相關《密續》典籍當中,強調人體有四個「脈輪」、三條「脈管」,周貫全身,「氣」則通流其間,並和呼吸內外應和,令生命得以滋長延續。一般情形下,「左脈、右脈、中脈」三條脈管中,左右二脈有氣的流動,中脈則呈現中空狀態;藏傳佛教《集密》即指出,嫻熟馭氣禪修技巧的行者,能夠藉由特殊方式將左右二脈的氣導入中脈,此一過程能夠平衡氣息的躁動,統合身心,並在正見輔助下悟入空慧。許教授表示,藏傳佛教以「本淨」、「本覺」觀點審視五大、五蘊等元素,認為這些看似唯物的質素事實上與諸佛清淨體性無二無別。是以,如何藉「本淨見」輔以特殊的鍊氣技巧,讓身心統整趨入無二空慧,便成為藏密行者的標的任務。

〈氣:從科學到經典〉,台北醫學大學藥理所助理教授郭玉誠認為,中國是個講「氣」的民族,尤其是中國的應用科學,無一不是以氣做為論述的主軸,繼而衍生出陰陽五行的操作型模式,而中醫正是典型的例子。從三千年前的《黃帝內經》以降,《難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針炙甲乙經》…等中醫典籍,可說無一不是探討人體氣化運作、以及與大自然間氣化交感的道理;氣的模式不但貫穿了整個中醫體系,同時也連貫了其他幾門應用學科如人相、命理、卜筮、地理風水與星相……等等。 「做為一個科學研究者,單單透過西方醫學知識,很難理解中醫複雜卻有實際療效的氣化體系。」郭教授感慨道。他自陳醫學院時期對於中、西醫之間表面上的扞格不通百思不解,深受其苦!後來經過漫長跨領域摸索以及明師的帶領,終而能以數學、物理與醫學工程的觀點一窺堂奧。「其中的核心觀念即是建構循環系統統合與分配的『徑向共振』理論,也正是《難經》『腎間動氣』的奧義。」 郭教授接著指出:1991年,相關研究團隊發現共振現象一直為當代血液流體動力學所忽略;1997年並推導出徑向共振方程式來描述血壓波於動脈中傳遞的特性。

他表示,藉由共振理論與相關的動物及臨床實驗,遂進一步驗證了《黃帝內經》與《難經》一體兩面的脈學診斷方式,並依其原理設計了「脈診儀」。他說,透過脈診儀,不但可以定量分析五臟六腑、十二經脈的病理虛實,另方面也持續對於針刺穴位、中藥、方劑和西藥之於經脈的補瀉作用進行一系列的藥理研究。同時,也發現可以使用矩陣運算的方法類比出整個方劑、中藥的組合作用。 最近,研究團隊透過脈診儀的病理指標:「血壓諧波變異係數」,發現亦可應用於臨床、定量顯示疾病的嚴重性與死亡的預測,而其結果正符合《黃帝內經‧素問陰陽別論篇》所說「別於陽者,知病處;別於陰者,知死生之期」的道理,同時更印證了「氣」的陰陽表現由生至死,一路伴隨吾人生命。

郭教授表示,這一系列系統性研究,一方面印證了中醫基礎知識的科學性,另方面也提高了臨床醫學上應用的療效;但,更重要的,則是其背後的哲理和意義──大自然以複雜而具系統的方式影響著萬事萬物,包括萬物之靈人類的生老病死。此一方式的肇源,或言「氣」、或言「道」、或言「上帝」…等等不一而足。 郭教授結論時指出,從「熱力學定律」看,所有物質無不隨著時間趨向最大亂度,崩解毀壞;唯有我們的心靈、生命力是朝向和諧的最小亂度前進、演化。因此,不論是對「道」的思唯揣想、抑或「氣」的修煉體驗,無非為了達致這一和諧圓滿的境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