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寐之間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43

講到作夢,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四、五十年前,我有一位一起學禪的朋友,他的太太也想一起來學,他這位太太很嬌,也很折磨丈夫,很愛丈夫,拿感情折磨丈夫。有一天她來看我們的袁老師,袁老師對她很不客氣,鬍子一抹,問她:「妳來幹嘛?」「我跟劍秋來,(他的丈夫名叫劍秋),想先生收我作徒弟。」袁老師眉毛一橫,頭一歪,說:「我這裡不收女人的!」我們在旁邊看到,擔心死了,不要回去吃安眠藥唷!趕緊跟在後面送她出去,「大嫂!不要難過啊!先生脾氣就是這樣。」

「我不難過,我不難過。」她態度表現很好。 她回到家裡,氣了,這糟老頭有什麼了不起,擺臭架子,我就成佛給你看看!於是,自己弄個蒲團,打起坐來。拚命用功,飯也少吃,覺也少睡,想馬上成佛,腿痛也強忍下來,搞了幾天,病倒了,發高燒。剛好碰上家裡沒有錢,她先生急了,不曉得怎麼辦?只好守在太太旁邊,求觀世音菩薩幫忙。平時叫他唸佛,打死也不幹。現在太太病了,家裡又沒錢,只好唸佛,他一口氣唸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唸了五個鐘頭。

到了黎明,他太太突然坐起來,一把抓住先生的手說:「劍秋!我信了。」這下可把我那位朋友嚇了一跳,以為她發高燒,燒過了頭,發瘋了。問她:「你信了什麼?」她說:「你是菩薩,你的老師是佛。」這麼一答,更加令人莫名其妙。「怎麼了?妳怎麼這樣講呢?」她說:「我病好了。」這樣一說,他才放心。「那倒底怎麼回事?」他太太說:「我病得好難過!好痛苦啊!我叫你拿水給我喝,看到你全身都是金光,金光照到我身上,就清涼了,痛苦全消,然後就睡著了。醒來以後,燒也退了,病也好了。所以說你是菩薩。」

第二天,我這位朋友跑到維摩精舍來說給大家聽,大家都笑,袁先生也笑,大家等著看她下一步會怎麼樣? 她還是繼續用功,天天打坐。有一天夜裡作個夢,她自己也知道要作夢了,就讓它作吧!她心裡想:好,要作夢嘛!就作個大夢,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看看。她的念頭這麼一動,就看到一尊大佛,光芒四射,她就跪下來,向佛磕頭。她說她一邊磕頭,一邊心裡還在想:袁老師!你這個糟老頭!嗯!我現在看到佛了。她向佛說:「佛啊!你要度我,我要回去跟那位老頭子比一下。」阿彌陀佛對她笑一笑,也不講她什麼,對她說:「妳餓了吧?」「對呀!我餓了。」地上就冒出一張桌子出來,什麼好吃的東西都有。吃完之後,佛問她:「妳到這裡來,還想看什麼?」她說:「佛啊!你這裡有沒有跳舞的呀?」佛說:「有啊!」佛將手一比,馬上出來一群美女,那些女的真漂亮呀!她說我根本就無法跟她們比。看完了跳舞,佛又對她笑,她問佛:「佛啊!你這裡有沒有電影?」佛說:「有啊!」馬上電影銀幕就出來了,反正,要想看什麼就有什麼。過了一段時間,她想一想,我在作夢,不要夢太久了,假如丈夫以為我死了,把我抬去埋了可不好。於是,她跪下來向佛說:「謝謝!我要回去。」佛說:「好,你回去吧!」

故事還沒有完,她拜別了阿彌陀佛,就走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堆墳墓,從墳墓裡走出一位女鬼,這女鬼很凶惡,要抓她。她趕緊打坐,把心定下來,向女鬼說:「妳不要抓我,有冤也好,有仇也好,有愛有恨也好,我剛從阿彌陀佛那裡回來,等我成佛以後,我帶妳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而且,我喜歡漂亮,妳那麼醜,我不怕你。」她這麼一說,那女鬼羞答答鑽回墳墓裡去。 然後,她就繼續往前走。走沒有多久,出來一位男鬼,這位男鬼真漂亮,比以前所見過的男人都漂亮,向她百般挑逗,她心裡知道這個男鬼就是那個女鬼變的,她告訴這個鬼:「你少來這一套,我剛從西方極樂世界回來,什麼好看的都看過了,你這一套迷不住我。」這個時候,這個漂亮的男鬼突然變成青面撩牙的厲鬼,這下子把她嚇住了,她拚命跑,拚命往家裡跑,跑到家門前,踩到一塊踏板,一滾,滾到床上,出了一身冷汗。 她就這樣醒了,醒來之後,愣了半天,坐起來,看看丈夫還在睡覺,於是將丈夫搖起來。

她丈夫問她:「妳幹什麼?」──「我悟了!」,她丈夫說:「妳不要發神經。」她說:「我真的悟了。」她丈夫看她說得那麼正經,說:「怎麼回事?你講給我聽聽。」她說:「夢的也是我,阿彌陀佛也是我,西方境界也是我,那個女鬼也是我,男鬼也是我,那可怕的厲鬼也是我。我愛你愛得要死,其實,愛的是我自己。從此以後,我不再愛你了,以後我們是道友。我不再被自己騙了。」 她的丈夫聽了很高興,告訴她:「好了,妳真悟了,現在我也解脫了,老實說妳這樣死愛我,我被你纏得也受不了。你現在悟了,我很高興,我來皈依妳。」她的丈夫就在床上跟她磕頭。第二天清晨,兩人一齊去見袁老師,袁老師也怪,一進門就叫她跪下磕三個頭,這下我收妳作徒弟了。她說:「袁老師,今天你不收我也沒有用,我已經打好主意,一進門就要向您磕頭了」。袁老師說:「好!好!我都知道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