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放下死亡恐懼 安寧療護醫師的病房故事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429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高寶書版《在人生的最後旅館,學習說再見》】

內容介紹:

 「若能正面面對自己的死亡,原先崎嶇不平的人生就能變得平坦,也能產生克服困境的勇氣。」

「無論是什麼樣的結局等待著自己,都要竭盡所能地活下去。」――作者 金女煥醫師

這是一位安寧療護醫師──金女煥醫師的散文作品,記錄了她與臨終病人、以及病人與家人之間所發生的病房故事。

   她從這些比我們早一步離去的人們身上,學到了無比珍貴的人生經驗。因此,她寫下每一則故事,以溫柔平靜的口吻,期盼帶著我們在面對親友的離開、經歷悲傷的階段之後,能學習放下對死亡的恐懼,先從自己的人生結局展開思考、找出和自己這一段人生說再見的方式,或許,那將能讓我們對當下的生命浮現出全新的想法。

一旦從終點的角度往回追溯,我們將更能明白如何去享受每一個當下片刻、也更願意為自己的渴望付諸行動,甚至,很有可能可以產生扭轉當下情境的巨大力量。

透過平凡人們的生命結局故事,或許能隨時提醒著你我珍惜此時擁有的一切,在抵達生命的終點之前,自在呼吸、盡情擁抱人生的所有滋味。

新書內容搶先看:

積極面對世上所有事物,即便是「死亡」

曾有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有百分之四十三點三的人認為「人類的平均壽命延長到一百歲不是一種福報」。究竟為什麼這些人並不樂見擁有長壽的人生呢?這是否反映出,其實大多數的老人家都在過著不開心的老年生活呢?

在這個人們還是如常老去,但是死亡時間卻越來越往後延長的時代,我們得過著漫長的老年生活,也許,我們就正在經歷著小說中所描述的那種混亂困境。而我身處在人生最後的旅館──安寧療護病房,也經常可以見到動過肺癌手術的六十幾歲兒子,帶著食道癌末期的九十歲老父親前來的情況。

不過安寧療護醫院裡的情形還算是好的,因為那些癌症末期的病人直到臨終前,至少都能保持神智清晰的狀態;在癡呆症患者所居住的療養院,則是充滿著大聲喊叫、大小便失禁,甚至是連子女都無法認得的病患。他們不記得過去的事,也對所剩不多的未來沒有想法,過去和未來兩邊的出口都被封死,而徘徊於漆黑迷途。對這些人來說,長壽仍會是神賜的福報嗎?

我想,若澤•薩拉馬戈在《死神放長假》中想要闡述的,也許正是關於死亡的正面涵義吧!然而,在我能夠理解關於死亡的正面涵義的同時,我依然會擔心要面對家人和病人的死亡。

有時候,面對某些病人的垂死時間較長,代理人又嘆氣地說著:「與其這樣折磨他,倒不如讓他早點走,會不會更灑脫些呢?」碰到這種情況時,我無法積極,也無法消極,不對,應該是說不可以積極或消極。在此,我必須坦白說,無論面對垂死時間多長的病人,我也從來沒有動過一絲一毫的念頭希望他們早點離開人世。

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那是因為患者並非我的家屬,但假如你很清楚知道「關於垂死和死亡的真實面貌」的話,就絕對不會產生讓他們早點離開的想法。

為了領悟垂死和死亡的真實面貌,我們可以透過各種方式接觸死亡。如果只用臨床醫學來解釋的話,每個人從臨終階段到真正死去的時間長短都不一樣,但是,大部分的人在臨終前幾天開始,就會變得食慾不振,睡眠時間則會變長,甚至,有些人會睡上個三、四天時間,中間短暫醒來看看家人的臉,接著又再度陷入深沉的睡眠。

身體會開始出現脫水現象,並停止分泌活動,無法再進行大、小便,肺部的黏液也會開始減少。除此之外,腹部的疼痛感會減輕,不會再有嘔吐感,也不再咳嗽。這時候的身體會變得舒坦許多。雖然有些患者在末期會出現精神錯亂的現象,但通常醫院會適當地替病人開藥。

大致上,臨走的病人看起來都會像是在安穩沉睡一般,而如果家屬悲傷地痛哭哀號,也會看見病人在最後一刻流下眼淚等反應。

家屬們會緊抓著病人的手,讓病人知道他不是自己孤單一個人,或是會放一些宗教的音樂給病人聽,像是聖經或是一些宗教經典。有時,到了最後一刻,還會出現所謂肺部囉音的呼吸聲。

隨著臨終時間的逼近,呼吸節奏會變得不穩定,身體和臉部肌肉會出現不自覺的動彈與收縮,身體開始停止大、小便,瞳孔則會放大。一旦肌肉弛緩,心跳停止,生命就會宣告終結。臨床醫學上所指的「垂死和死亡」,其實並非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困難。

每當我要對家屬說明這一連串的過程時,我不會用醫學的角度來解釋,反而會用「生命,就像是星星的亮度減弱一樣,有時候會突然消失,有時候則是會慢慢地熄滅。」來做比喻。因為比起用冰冷理性的方式說明,不如用這種帶有一點撫慰心靈的方式,希望多少能給予家屬一些安慰。

當最後一刻來臨時,病人和家屬們會一起到臨終室,雖然這時候病人已喪失任何體力,說不出任何話也沒有力氣睜開眼,但是他們仍舊能透過僅存的情感和觸覺,感受家人的愛和溫暖。

當那些摯愛對病人給出最後的道別時,病人會用滑落臉龐的眼淚作為最後的回應。無論人生經歷過多少不幸、受過多少傷,唯有在這一瞬間,會全部逆轉成美好,接著在家人的陪伴下,闔上雙眼。

過去無論被癌症病魔折磨得多麼不成人形,但,最後的模樣卻是如此無比安詳。

雖然我沒有想要美化死亡的意思,但是對於癌症病人來說,在生命結束的那一瞬間,看起來似乎是最平靜的。

我是在送走過八百多位病人之後,才終於體悟到原來死亡和垂死的真實面貌,並不是從醫學角度的說明就能理解的。在年僅七歲、罹患小兒癌的病童身上,我透過他所寫的童詩〈直到電池用盡為止〉,找到了解答。

「我們應該努力活到生命的電池用盡為止。」

就像這位充滿勇氣的小朋友,如此形容自己的短暫人生旅行一樣,我們也應在生命的電池完全消耗殆盡之前,努力地活下去。

真正的解脫,絕非學會坦然面對死亡,而是懂得幫助別人、接受別人幫助,並且好好地活著。

在如今這即便死神沒有放長假,生命卻像橡皮筋一樣不斷延長的時代,我們更要帶著勇氣往前邁進,直到漫長的生命染上人間的繽紛色彩,或許「長壽」才會變成是一種福報吧!

●摘自高寶書版《在人生的最後旅館,學習說再見》

文章擷取自:【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高寶書版《在人生的最後旅館,學習說再見》】

原文網址:http://mag.udn.com/mag/reading/storypage.jsp?f_ART_ID=519262&kdid=AR10&r=5



2 則回應

  • Non ho detto che c’è incompatibilità: ho detto che non per forza devono andare insieme.Poi il discorso della commistione tra liberalismo e soa-olidemccrazia, e su come hanno inteso questa commistione i nostri capoccia di Sinistra da Blair in avanti, sarebbe un discorso lungo.

    • I think it is about time that schools begin utilizing coceerfnning methods for more than the traditional purposes, which include IT training courses or consumer grade software tutorials. I saw a 60 Minutes report about how one school is using video archives of live web conferencing lectures to teach science and other advanced forms of physics and algebra. Now that is the way to use technolog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