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枯荷聽雨聲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32

第一次讀到【留得枯荷聽雨聲】是在『紅樓夢』中,劉姥姥二進大觀園,眾人坐船遊園時,寶玉嫌枯荷礙眼,嚷著要清乾淨。黛玉說:『我最不喜歡李義山的詩,只喜他這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偏你們又不留著殘荷了。』

當時年幼,不知黛玉為什麼愛留枯荷聽雨,她不是惜香憐花,葬花一吟千古絕唱嗎?那枯葉何美之有?年歲漸長,對黛玉了解更多。黛玉孑然一身,千里投親,雖是富貴堂中長大,實際上並無幾人是真心愛護。黛玉又生性清高,不屑勉強自己口是心非奉承長輩。雖有知音寶玉,卻風流多情,又是人人爭寵的。對於未來,實在是看不到任何曙光。自許如嬌豔的百花,對未來的惶恐在『葬花吟』中一覽無遺。『未若錦囊收豔骨,一抔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多麼淒楚感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