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之爱 治愈忧郁、精神分裂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2828?variant=zh-hans
舞蹈之爱 治愈忧郁、精神分裂(图)

西班牙马德里皇家舞蹈学院毕业的薛喻鲜,放弃欧洲职业舞团的邀约,环台巡演,用舞蹈传达爱。图/精灵幻舞提供

二十一岁的薛喻鲜在西班牙马德里皇家舞蹈学院求学时,在高度的竞争环境、同侪的压力之下,被诊断出患有忧郁、精神分裂症,「那时候忘记怎么跳舞」,也中断学业,回台湾治疗心理的伤;因为这样,她毕业后,放弃欧洲职业舞团的邀约,决定环台「艺术陪伴」,用舞蹈传达爱。

薛喻鲜说,受妈妈贺连华的耳濡目染,从小接触佛朗明哥舞,十二岁考上马德里皇家舞蹈学院,还曾经闹起家庭革命;除了年纪小、独自在异乡求学的考量,经费也是一大问题,直到外公说要把「棺材本」拿出来供她出国念书,家人才勉强同意。

求学的前五年,薛喻鲜没有任何朋友,每天除了跳舞还是跳舞;「意识到肚子饿但不会说」,才开始慢慢学习语言。薛喻鲜说,那时在学校念西班牙文化,但是自己国家的文化却一概不知。

十七岁时她被选为舞团女主角,要代表学校在墨西哥艺术节演出。薛喻鲜说,同侪间的压力在这时爆发,同学向老师打小报告,甚至有意无意在她面前比中指,「那时觉得很多脏东西在身体里面」,再多语言也没法说出心里的感受,被诊断出患有忧郁症与精神分裂症。

原民舞蹈震撼她

薛喻鲜的母亲送她到台东的初鹿部落,让大自然疗愈她心里的伤。她参加卑南族成年礼与丰年祭,深深被原住民舞蹈震撼,随后回西班牙完成学业,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还获得欧洲职业舞团的邀约,「直到今天,仍然觉得能治愈我的只有舞蹈」。

薛喻鲜说,永远不会忘记与妈妈在荣民之家跳「月亮代表我的心」时,那些老兵听到这首歌开始啜泣,上前去拥抱他们,那种感觉很不一样,而后就知道了跳舞的意义在哪,原来「跳舞是爱」、「艺术是爱」。

放弃了世界的舞台,薛喻鲜决定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故乡,开始环岛公益陪伴之旅。薛喻鲜说,回到台湾后,发现台湾有很多争吵,我们这一代应该要有人拉近那些关系,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该有隔阂,「艺术是唯一能够跨越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薛喻鲜预定本月七、八日大型演出后,要到台中梨山的偏乡中小学、高雄的中途之家教舞,还要到云林、高雄、花莲的荣民之家演出,希望用艺术把爱带到更多被忽略的阴暗角落。

图文撷取自: 人间福报 – 医药   【本报新北讯】

原文网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440736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