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之愛 治癒憂鬱、精神分裂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2828
舞蹈之愛 治癒憂鬱、精神分裂(圖)

西班牙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畢業的薛喻鮮,放棄歐洲職業舞團的邀約,環台巡演,用舞蹈傳達愛。圖/精靈幻舞提供

二十一歲的薛喻鮮在西班牙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求學時,在高度的競爭環境、同儕的壓力之下,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精神分裂症,「那時候忘記怎麼跳舞」,也中斷學業,回台灣治療心理的傷;因為這樣,她畢業後,放棄歐洲職業舞團的邀約,決定環台「藝術陪伴」,用舞蹈傳達愛。

薛喻鮮說,受媽媽賀連華的耳濡目染,從小接觸佛朗明哥舞,十二歲考上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還曾經鬧起家庭革命;除了年紀小、獨自在異鄉求學的考量,經費也是一大問題,直到外公說要把「棺材本」拿出來供她出國念書,家人才勉強同意。

求學的前五年,薛喻鮮沒有任何朋友,每天除了跳舞還是跳舞;「意識到肚子餓但不會說」,才開始慢慢學習語言。薛喻鮮說,那時在學校念西班牙文化,但是自己國家的文化卻一概不知。

十七歲時她被選為舞團女主角,要代表學校在墨西哥藝術節演出。薛喻鮮說,同儕間的壓力在這時爆發,同學向老師打小報告,甚至有意無意在她面前比中指,「那時覺得很多髒東西在身體裡面」,再多語言也沒法說出心裡的感受,被診斷出患有憂鬱症與精神分裂症。

原民舞蹈震撼她

薛喻鮮的母親送她到台東的初鹿部落,讓大自然療癒她心裡的傷。她參加卑南族成年禮與豐年祭,深深被原住民舞蹈震撼,隨後回西班牙完成學業,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畢業,還獲得歐洲職業舞團的邀約,「直到今天,仍然覺得能治癒我的只有舞蹈」。

薛喻鮮說,永遠不會忘記與媽媽在榮民之家跳「月亮代表我的心」時,那些老兵聽到這首歌開始啜泣,上前去擁抱他們,那種感覺很不一樣,而後就知道了跳舞的意義在哪,原來「跳舞是愛」、「藝術是愛」。

放棄了世界的舞台,薛喻鮮決定回到這個熟悉又陌生的故鄉,開始環島公益陪伴之旅。薛喻鮮說,回到台灣後,發現台灣有很多爭吵,我們這一代應該要有人拉近那些關係,人與人之間本來就不該有隔閡,「藝術是唯一能夠跨越人與人之間的隔閡」。

薛喻鮮預定本月七、八日大型演出後,要到台中梨山的偏鄉中小學、高雄的中途之家教舞,還要到雲林、高雄、花蓮的榮民之家演出,希望用藝術把愛帶到更多被忽略的陰暗角落。

圖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 醫藥   【本報新北訊】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44073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