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第一线心情点滴 临终前不要忘记让生命感动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2728?variant=zh-hans

一位国际知名的二胡演奏家,母亲节前夕到安宁病房演奏。四十五岁的末期病人小英,听到轻柔婉约又几分寂寥的二胡演奏后,脸上挂著微笑却留着两行热泪。

「看来妳很满意这次演奏?」我问小英。

「很棒,我妈也这么说。」小英回头看帮忙看氧气瓶的妈妈。

「妈妈很疼你耶,照顾你一天一夜,还鼓励妳来走廊听演奏会。」

「对啊,她很辛苦,还要帮我拿氧气钢瓶。」

「妳有说谢谢吗?」

「我妈知道,我们不用说这些─」

我看着小英妈妈说:「妳知道小英的意思?」

「嗯─」妈妈点点头。

「当面跟妈妈谢谢,不是更好?」

「我不说,妈妈应该知道。」

「没有关系;对了,关于─」

「妳想转移话题,对不对?」我笑着打断小英的妈妈。

「说不说出来,真的没有关系─」小英抢著说。

「我懂了。既然妳们母女都不爱用说的,是不是请妈妈,轻轻握著小英的手?」

我把小英妈妈的手,牵过去握著小英的手说:

「小英,如果妳想跟妈妈说:『妈妈,我感谢您,这一辈子无怨无悔,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的话,请妳轻轻的握一下妈妈的手。」还没等我说完,小英另一只手也伸过来,紧紧握住她妈妈的手。

母女俩双手越握越紧,小英流下两行热泪,小英妈妈眼泪也直直落。

一旁新来护理师,看到小英母女俩落泪啜泣,笑嘻嘻想转移气氛,被我制止。

我说:「小英妳想跟妈妈说:请您保重吗?」

「嗯─,」小英点点头,这次主动握紧母亲的手。

「周医师,你又把我们弄得流泪了─」小英的母亲边啜泣边笑着说。

「流泪有许多种,您们母女的泪,是对生命的感动落下的眼泪。」

「嗯─」母女同时点头。

「所以你现在觉得,有些话─」

「讲出来很重要。」小英大声著,跟半小时前,她的态度正好相反。

护理师事后问我:

「小英怎么变得这么快?是突然顿悟了吗?」,「是因为临终前,就会变这样吗?」

「一般人不会临终就变得更聪明」,「人在深度感动的时候,最能感受到生命存在的美好,感动越大越深,越觉察到自己的『活着』真好。」

「难怪哲人桑塔亚那曾说:不会哭泣的年轻人是野蛮人;不愿欢笑的老人是愚人。」

「没错,想想看,一个对生命毫无感动,心无慈悲、行尸走肉的人,活着跟死著,有何不同呢?

「悟到让人生感动的美,就在那当下,会有『不虚此生』的感觉啊。」

「嗯─,生命被深深感动的当下,是活得最彻底的时候。

「这么说来,我们要好好活到死,就算临终前,也不要忘记让生命感动,或助人感动喔。」

本文撷取自: 人间福报 – 医药    文/周希諴

原文网址: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436466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