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童年 孩子需要被看見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2620

隨著愈來愈多關於「不打不罵教孩子」這類書籍的出版,身為老師的我,也有了更多的感觸和思考。

現在的孩子狀況層出不窮,教育也不再是以往的「鐵血政策」,該如何達成三有:有效、有善、有意義,便是目前熱門的話題之一。在那些書中,注重的是孩子的環境與成長,而這也是時下孩子最缺乏的──父母的關懷與照顧。

最近班上來了一位新同學,常常帶手機來學校,不時拿出來玩,在幾次糾正無效的積累下,我的忍耐力終於到達了頂點,毫不客氣地指責他,讓他上台罰站,只見他毫不在乎地走上台,吊兒郎當地站著,不過一眨眼時間,便靠在黑板上,輕鬆地彷彿在家似地。

我拿起麥克風,當著全班的面狠狠責備他,這位大爺竟挑釁地兩腳一攤,隨意坐在講台上,還不停拋著剛剛吐出的口香糖,霎時,出自我口的咆哮如雷般地轟在他頭上,逼著他不情願地站起身來。這時,我看著全班肅然靜默,連面前學生的呼吸聲都能依稀聽聞,便鬆開緊握的手,不再「刁難」。

過了一會兒,看他維持站立也過了三分鐘,便趁著手邊空閒,將他喚了下來。我好聲好氣地問他,今天是否發生了不如意的事。他瞥了瞥我,哼哼唧唧,我耐著性子,再度追問,突然他迸出一句:「反正我是沒救了!」

我嚇了一跳,佯裝鎮定地詢問,他悶悶地說:「因為我沒吃藥。」聽到這句,我趕緊拉了身旁的椅子,要他坐下,起初他不願意,我便告訴他剛剛的斥責並非本意,現在想傾聽他的想法,嘴上說不用的他,還是坐了下來。

我試著用之前曾經學過的「同理心」來和他對話,一番深談,才知道,他的父母因為忙於工作,疏忽了對他的照料和關愛。他說自己覺得很孤單、很無聊,而且也知道自身的脾氣有問題,必須要吃藥,但最近因為停藥,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反正沒救了,也被罵慣了。

聽到這句「被罵慣了」,我的心瞬時一緊,怎麼會被罵慣了?對於二十幾歲的我來說,就連遇到一句指責都會受傷、難過,眼前這樣年幼的孩子,怎麼可能習慣被責備、被破口大罵?

於是我答應他,會努力做到不再罵他,但規定他依然要遵守,如果他心裡不舒服,也可以私底下來找我。

只見原本低著頭不敢看我的他,竟然開始用手臂不斷地擦抹,紅著眼眶流出一滴滴的委屈、一滴滴的無力、一滴滴的寂寞,還有許多許多我不知道的感受,我讓他好好地哭完這一場。

回到位置上後,下節的分組活動,儘管被動,但神奇的是他竟然參與了組內的分配工作,而且接下來的幾天都好好遵守與我的約定,雖然還是會想賴皮、嘴上說著要放棄,但卻一直默默做著。

儘管他認為自己不正常,而我卻覺得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一個小孩從小便獨自面對空蕩蕩的房屋,缺乏與父母親密的互動和被看見;種種累積,身心出現狀況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就算現在相安無事,身心早晚也會反撲!何況之後,他在得知自己的情況,卻無法克服,只能任由情緒擺布的情況下,那挫敗感會有多深?

一切的來源皆有因。只是,在「不打不罵」的父母群中,是否也會有那些因忙碌而疏於照顧孩子的父母?

忽然,我又想起那天,他極力藏著孤寂的泛紅雙眼。

本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 家庭   文/陳欣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43147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