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掉闹钟后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919?variant=zh-hans

每天按掉闹钟,会突然涌现一种困惑的感觉,仿佛像在梦里自问自己是否正在做梦一般的疑惑不解:「为什么我一直在重复著按掉闹钟的动作呢?」

不过仔细一想,重复的还不只是这个动作而已!每天关掉闹钟后,出门走在相同的路线上,搭乘相同的车班,走进早餐店,店员脸上挂着相同的笑容跟我道早安,上班时启动相同的备战模式,好应付紧凑繁重的业务,下班卡一打,又切换到相同的松懈模式,懒洋洋的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然后又踏上相同的路线,搭乘相同的车班,吃饱饭后在家窝在相同的沙发里歇息。

一个礼拜,一个月,或是一季的时间,对我却像是天上神仙度过一天的光景。究竟是一天还是一个礼拜,或许也不重要了,反正我几乎做着相同的动作,像一个设定完美的机器人。

我以为我不该抱怨,毕竟有份稳定的工作收入已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了。我以为只工作不玩乐,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肯定与成就。我以为生活规律,身心才会感到安宁满足。

这些种种的「我以为」,压抑著每天按掉闹钟后的空虚感,直到终于爆发的那一刻。

那天早上,我依旧走在相同的上班路线,一边盘算著进办公室后要处理哪些事情,并且打几个电话和其他部门沟通协调,一边又自我夸赞著自己办事的有条理与高效率;但是途中因为道路施工的缘故,稍微绕路延误了一些时间,就在经过一个每天都会路过的水池时,赫然发现它竟然正在喷水,那一颗颗飞扬而起的水珠,在阳光照映下,就像闪闪发亮的美丽宝石。

那一刻,我内心激动,想哭,却有一种解放的狂喜。

无意中发现,这个每天路过的水池原来会喷水呀!只是因为每天早出晚归,错过了它喷水的时间。原来,我现在的生活步调,已经让我连最近在咫尺、最平常的幸福点滴都察觉不到了。然而,我是个人,是个有感觉、有喜怒哀乐的人呀!

我竟然以为,自己可以像个机器人般地过生活,还以此为荣。

按掉闹钟后,原该是梦醒时分,然而完全依赖左脑、按表操课的生活,就像是置身于梦中梦,乍看很理智清醒,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因为关掉觉知的耳朵,生命没有流动的喜悦,逐渐成为一片空荡荡的沙漠。

领悟的当下,我决心要从梦中梦醒来。我不能再封闭我的情绪、觉知、感情;我不能再拒绝开发右脑过生活;我不能再当个事事追求完美精准的机器人,永远只工作而不玩乐。

那天,我动用了累积许久的加班补休,彻底的让身心休假一天。我抛掉冷漠无感,对于展开未知的一天充满好奇与热情,让感觉、感受恣意地流经全身,引领着我四处走走逛逛,没有目的、没有设定,也没有控制和计画,只是单纯和自己相处著。

这么长久以来,在按掉闹钟后,终于不再空虚,只觉心静神清,无限欢喜。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多余的包装,没有虚妄的以为。

本文撷取自: 自由时棒 – 副刊   文 / 金芙

原文网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66733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