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掉鬧鐘後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919

每天按掉鬧鐘,會突然湧現一種困惑的感覺,彷彿像在夢裡自問自己是否正在做夢一般的疑惑不解:「為什麼我一直在重複著按掉鬧鐘的動作呢?」

不過仔細一想,重複的還不只是這個動作而已!每天關掉鬧鐘後,出門走在相同的路線上,搭乘相同的車班,走進早餐店,店員臉上掛著相同的笑容跟我道早安,上班時啟動相同的備戰模式,好應付緊湊繁重的業務,下班卡一打,又切換到相同的鬆懈模式,懶洋洋的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然後又踏上相同的路線,搭乘相同的車班,吃飽飯後在家窩在相同的沙發裡歇息。

一個禮拜,一個月,或是一季的時間,對我卻像是天上神仙度過一天的光景。究竟是一天還是一個禮拜,或許也不重要了,反正我幾乎做著相同的動作,像一個設定完美的機器人。

我以為我不該抱怨,畢竟有份穩定的工作收入已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好事了。我以為只工作不玩樂,就是對自己最大的肯定與成就。我以為生活規律,身心才會感到安寧滿足。

這些種種的「我以為」,壓抑著每天按掉鬧鐘後的空虛感,直到終於爆發的那一刻。

那天早上,我依舊走在相同的上班路線,一邊盤算著進辦公室後要處理哪些事情,並且打幾個電話和其他部門溝通協調,一邊又自我誇讚著自己辦事的有條理與高效率;但是途中因為道路施工的緣故,稍微繞路延誤了一些時間,就在經過一個每天都會路過的水池時,赫然發現它竟然正在噴水,那一顆顆飛揚而起的水珠,在陽光照映下,就像閃閃發亮的美麗寶石。

那一刻,我內心激動,想哭,卻有一種解放的狂喜。

無意中發現,這個每天路過的水池原來會噴水呀!只是因為每天早出晚歸,錯過了它噴水的時間。原來,我現在的生活步調,已經讓我連最近在咫尺、最平常的幸福點滴都察覺不到了。然而,我是個人,是個有感覺、有喜怒哀樂的人呀!

我竟然以為,自己可以像個機器人般地過生活,還以此為榮。

按掉鬧鐘後,原該是夢醒時分,然而完全依賴左腦、按表操課的生活,就像是置身於夢中夢,乍看很理智清醒,其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因為關掉覺知的耳朵,生命沒有流動的喜悅,逐漸成為一片空蕩蕩的沙漠。

領悟的當下,我決心要從夢中夢醒來。我不能再封閉我的情緒、覺知、感情;我不能再拒絕開發右腦過生活;我不能再當個事事追求完美精準的機器人,永遠只工作而不玩樂。

那天,我動用了累積許久的加班補休,徹底的讓身心休假一天。我拋掉冷漠無感,對於展開未知的一天充滿好奇與熱情,讓感覺、感受恣意地流經全身,引領著我四處走走逛逛,沒有目的、沒有設定,也沒有控制和計畫,只是單純和自己相處著。

這麼長久以來,在按掉鬧鐘後,終於不再空虛,只覺心靜神清,無限歡喜。原來,幸福就是這麼簡單,沒有多餘的包裝,沒有虛妄的以為。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棒 – 副刊   文 / 金芙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6673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