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孩子有问题……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824?variant=zh-hans
妳的孩子有问题……(图)

图/陈佳蕙

从开始当部落客那一天起,就很想写这篇文章,但是每次打了文章标题,心里就像压着千斤顶无法呼吸,心跳加速,深怕每打一个字,泪水就会不听使唤地流下来,原来,这就是父母心!

六月的台南正是炎热的季节,下午四点半准时出现在幼儿园门口的我,在一群骑着机车的家长群中,挥汗地搜寻双宝的身影。只见老师左手拎着大包小包和小太阳,右手牵着整齐干净的小馒头从教室那头走过来,看着她的目光,我心里这么想:「小太阳这家伙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果不其然,老师见了我就开始细数小太阳今天户外教学做的事情,包括不给老师牵手乱跑、老师讲解时直接躺在地上、该回家时又不乖乖排队上车……我还来不及做出回应,老师又下了结论:「妳的孩子有问题,希望妈妈可以带小太阳去医院做评估。」

载双宝回家的路上,脑中一片空白,就算自己曾是幼教老师,深知早期疗育的重要;就算心中老早隐约觉得小太阳「很特别」,亲耳从老师口中听到,还是让我震惊到无法思考。

<家长的心情>接受现实 勇于面对

我知道接下来将有一场硬仗要打,首先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心理层面,这么说或许有点可笑,明明曾是幼教老师明白早期疗育的重要,但这些专业知识在妈妈这个角色面前,却成了无用勇之地的三脚猫功夫,慌乱跟不知所措占据了我,加上可以商量的另一半在海外工作,更加深无助的状况,还好面对问题总能挑起战斗力的个性,在此时又发挥了作用。

首先火速预约儿童心理科,打算带着小太阳做评估。

第二步是如何跟孩子解释,我跟小太阳说:「妈妈和老师想帮助你,可是我们的力量不够强,所以带你去找更强的医生超人,你愿意跟妈妈一起去吗?」小太阳似懂非懂,但平常很少跟妈妈独处的他,很高兴地答应我们的约会。

第三步则是跟其他家人(婆婆)说明状况,也许有人无法理解为何我把这一步放在后面,在教养孩子时,父母本来就该展现强势的主导权,这里的强势指的不是对孩子的压迫,而是坚持做对的事情,明知道会有一些反对的声浪或意见,却仍然有不怕冲突争吵的勇气,和平沟通在现实世界常常是可遇不可求的完美。

在一连串的评估后,医生诊断小太阳是轻度的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和一般家长难过失措自责的情绪相比,知道答案的我居然觉得心中轻松许多,至少我知道该怎么去帮助他,恐惧往往是因为缺乏资讯。

得到答案的我,突然忆起教书第二年的一段往事。

<老师的心情>说了实话 家长难接受

妮妮和琪琪是一对双胞胎姊妹,美女妈妈总是精心把两姊妹打扮得光鲜亮丽,其他家长见了总不免一阵惊呼:「好可爱的一对双胞胎喔!」

家长总是开心牵着这一对姊妹,享受这样的赞美。

开学后的一个月,我和同班的搭档老师发现了妹妹琪琪的问题,不论想讲什么都用「伊伊啊啊」来表达,有时姊姊妮妮见状,就会直接飞奔过来帮妹妹回答。有一次上课,妹妹急着想回答问题,姊姊想帮忙却显然不是妹妹想要的答应,琪琪突然很委屈地大哭起来。

和搭档讨论后,我们决定跟家长反应我们观察到的状况,怀疑妹妹可能听力有问题,希望家长带到医院做评估,检查之后,果然是听力受损,需要戴电子耳矫正。但是下学期妈妈就带着两姊妹转学了,而且还是距离不远的另一家附幼。

我永远记得当时的自己有多么受伤,甚至久久无法消化这情绪,明明认真替家长发现孩子的问题,联络所有可以帮助他们的资源,得到的不是一声谢谢,而是转学。

即便心中有感激,即便妈妈自己老早就知道孩子的问题,但老师仍然是戳破问题的刽子手,过多复杂的因素迫使她想带着孩子到另一个新的环境学习,直到现在我才同理她的心情和做法。

走出医院,牵着儿子的手,望着渐渐落下的夕阳,当年那久久无法消化的情绪,终能放下。

图文撷取自: 自由时报 – 副刊   文/谭惋莹

原文网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61217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