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做,歡喜受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658

在朋友圈裡,阿春算是年紀最輕的,不到四十歲的她,卻有三十年的社會經驗,國小還沒畢業,就跟在大姐身邊學美髮。因為家境貧困,國中畢業就專心美髮工作,兩年後,大姐遠嫁他鄉,美髮店就由她獨撐大局。

大哥和三個弟弟及么妹的學費幾乎都由她負擔,家無恆產,阿春的父親身子虛弱,偶爾在市場打零工賺點零用錢,母親則在店裡幫忙洗頭打雜。扛起一大家子生計的阿春少有怨言,天天咬緊牙關努力工作,只怕客人不上門,不怕人多做不來。

幾個年頭過去,四個兄弟相繼完成學業,離鄉背井謀職就業去,么妹一直留在身邊作伴,長年與藥品為伍的父親也解脫成仙去。阿春的負擔一下子減輕不少,已屆適婚年齡的她,不少親友積極幫她物色對象;然而,家徒四壁,且尚有母親及么妹得撫養,婚事就一直這麼耽擱著。

阿春的店是家庭式美髮院,偶爾有學生年輕人歐里桑來剪髮,收費低廉待人親切,沒幾年就打出名號,連鄰近軍營的阿兵哥都親自上門,載阿春去軍營幫阿兵哥剪頭髮。私底下,我們哈啦說笑,叫阿春在軍隊裡挑個好夫婿。結果,不是阿兵哥而是選上一個古意憨厚的員警。

遠在北台灣某村落服務的警察先生,難得返家一趟,就被月下老人如此牽住紅線,也算是奇妙緣分。在「嫁雞隨雞飛」的心態下,阿春隨著警察老公北上,夫妻就在小村落裡賃屋住下,而娘家母親和么妹就輪流住在四個兄弟家。

閒不下來的阿春繼續從事美髮工作,一邊生養兒女,一邊勤奮工作。三個子女就在這種環境下長大,一晃眼,孩子陸續要上國中了,小村落的學校令人憂心,夫妻倆商量後,決定讓阿春帶著三個子女搬回台南鄉下,至少老家附近學校多選擇也多。

娘家母親洗腎多年,知道阿春要回南部定居,和四個兒子商量每個月貼補阿春一些費用,老人家想和阿春母子同住,唯一單身的么妹理所當然也一起住。

阿春的美髮店重新開張,離開家鄉十餘年,以往的客戶都得逐一打電話招呼;沒多久,阿春就把老客戶全部拉回來。阿春的警察老公一樣在北部小村落任職,原本租賃的房子一樣有美髮設備,阿春每個月會北上幾天幫客人做頭髮,因為她南北皆有客戶,如此南來北往自得其樂。

可是長期搭車,這南來北往的費用可不輕啊?划算嗎?後來得知原來阿春長期使用吹風機幫客人吹頭髮,使得她罹患輕度耳聾,擁有殘障手冊,搭車可以免費。阿春從十歲就和吹風機結下不解之緣,二十幾年的酸甜苦辣是靠吹風機成就,職業傷害成殘障也由它起。

看阿春天天笑口常開,一點也沒煩惱的樂天開朗,我們也都感染到她的喜樂。有能力幫忙家裡生計,一家人可以平安健康,不就是最大的財富嘛!

本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 家庭   文/默子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866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