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爸爸做菜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507?variant=zh-hans

因为从事教职工作,平日学校放学得早,总会绕到黄昏市场买些晚餐要煮的菜。回到家,先把菜叶洗净切好,再把米淘洗干净后放入电锅浸泡待煮。

五点过后,下班的太太和留校课业辅导的孩子陆续回来,我就得赶紧热锅煮饭,将已备妥的菜料下锅煎炒,赶在他们洗完澡前端上餐桌。有些菜做工较繁复,必须细火慢炖,得多花些时间,所以,吃饭时刻偶尔会延迟些。正在发育阶段的国中儿子,肚子饿得快,常会进厨房催促。早已满头大汗的我,只能耐心地安抚他,尽可能地加快速度。

放久凉了怕失去风味,等一切菜都端上桌后,我会叫他们先吃,然后我再清洗油腻的流理台、擦拭喷溅到地板的油渍。等这一切都搞定,前后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天天重复这些有点累人的工作,但能看到他们满足地把盘碟里的菜都吃光,就让我感到欣慰而甘之如饴。

暑假期间,儿子中午就放学了。整个下午要不是打电动看课外书,就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有天,儿子看我在厨房里忙,喜欢接触新鲜事物的他,嚷着要帮我炒菜。虽然明知他是基于好玩的心态,但为了避免扫他的兴,我也只好顺他的意,让他试试。

我先热油,然后放入姜和辣椒,接着将菜倒入锅中,至于翻炒的工作就交给他执行。不过,盐和佐料怕他拿捏不准,我坚持要自己加,倒是让他有些不服气。可能是初次拿锅铲,儿子的动作有些笨拙,好几次翻炒菜肴的力道失了当,不是锅铲脱手飞出,就是把菜给翻出锅外,惹得我们父子俩哈哈大笑。

厨房里炉火旺,又不能吹电风扇驱热,怕干扰到火源的稳定性,所以,厨房的温度往往高达四、五十度,尤其是夏天,闷热得让人仿佛置身烤炉里,待没多久,全身早已汗流浃背。

儿子这些日子下来,虽是玩票性质,却也见识到做菜的辛苦。然而也因为感觉到辛苦,他帮忙炒菜的次数慢慢减少,不过,摆放碗筷、接拿煮好的菜盘工作做得更勤了。

让我欣喜的是,陪我做菜之后,他的嘴变甜了。儿子现在会跟我说:「爸爸辛苦了。」或说:「爸爸煮的菜好好吃喔!」虽然仅是几句简单的赞美词,却能看出他的真诚。虽然我不寄望他未来能成为家庭煮夫,但懂得学会感恩,体恤别人辛劳的付出,我想就足够了。

本文撷取自: 人间福报 – 家庭    文/盛宜俊
原文网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82767



2 则回应

  • I think you hit a bulyesle there fellas!

    • Ah, that was the lovely Tamer who took the photos. Oh god, trust me, I was in no condition to be phnrogtaphiog bubbles, or doing anything, really. I might have engaged in a little random flailing, of course, but that would have been as far as it went…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