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小女孩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373

到花市總會被花容樹姿感動,一花一盞顏,一葉一展艷,各具姿態,各有風情。

感覺腳有些痠,找個凳子坐下來,遠遠看見一個女孩走過來,我們倆的雙眼交集在一起,一層熟識的氣氛似曾相見,她眼神犀利得不像一個七、八歲的小女童。

小女孩綁了兩根麻花辮,垂在胸前,一襲白色蕾絲洋裝,白鞋白襪,很氣質有家教的打扮,她越走越近,我的眼睛始終離不開她,她也直盯著我瞧,目不轉睛。

她離我只有幾步之遠,那似曾相識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但我打賭,以前未曾謀面,百分之兩百沒見過她!

她走到我面前,微笑如花,低語一句,讓我冷汗涔涔,驚嚇指數破表!

她微啟雙唇,低聲說:「美將,美將……」

我差點從凳子上摔下來,臉色慘白,渾身顫慄。

「美將」是媽媽對我的暱稱。媽媽受過日本教育,我的名字又有一個美字,於是,媽媽總愛寵溺地叫我美將,大概是「美子」的意思吧。

全世界只有媽媽一個人這樣叫我,其他人都叫我美麗或陳美麗,爸爸叫我「妹妹」,哥哥也叫我「妹」。

而媽媽已經去世十五年了!

我驚嚇地望著眼前的小女孩,結結巴巴地問:「妳……妳是誰?」

小女孩說:「我叫小雲。」

我盯著她那深褐色的眼珠,眼球裡面映照出驚慌失措的我。

「你認識我?」我遲疑地問小女孩。

女孩搖搖頭。

「那妳怎麼會叫我美將?」我問。

「不知道耶,剛剛一走進來,遠遠看到你,忽然腦中就閃過美將這個名字。」女孩也一臉困惑無解。

十五年前,媽媽在榮總拉著我的手,嘴唇發出「美將」的口語,然後,嚥下最後一口氣。

十五年後,從一個陌生的小女孩口中吐出已經十五年來未曾有人叫過的名字。是媽媽已經重新投胎轉世?還是媽媽顯靈,借身托語?是媽媽太久遠的思念?還是我太深沉的懷念?陰陽兩界以可互通?第三世界是存在的嗎?

這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相信,那是媽媽托語給我。

本文擷取自: 自由時報 – 副刊    文/緣圓

原文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3637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