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台灣日式綠茶的故鄉 南投名間松柏嶺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288?variant=zh-hant
 走進台灣日式綠茶的故鄉 南投名間松柏嶺 (圖)

走進名間松柏林,隨處可見茶鄉美景。翠綠的茶田、高聳的檳榔樹,還有門前的茶香飄然。

自從二高通車,劃過中台灣山邊,往南投的遊客,大多在名間交流道離開高速公路。山邊小鎮,少能留住過客的腳步。這天,剛好有個機會,匆匆收拾一桌雜亂的記憶卡與相機,一大早跟著深秋涼意,直驅二高南下,來到名間小鎮的松柏嶺,拜訪台灣綠茶的故鄉。

台北南下大約三個小時,從二高下來的台3線依然繁忙,以往過客的心態,總是看不出名間在地有什麼值得留念的風情。當轉進往松柏嶺的名山路,突然覺得,沒有來此騎腳踏車,真有一種失落感在心中盪漾。高高的檳榔樹把秋天的雲撐得好高好高,在車窗外用相對速度往後奔走,樹腳下鋪著一方方茶田,黝綠的、嫩綠的、翠綠的,深淺不一畫著美麗的茶鄉風情。

對於茶,自己是門外漢,只知道隨著熱氣往上飄移的茶香能滲入心緒,安定一顆翻騰失意的心。我常想,茶香的源頭一定有個值得坐定聆聽的故事,或是移動雙腳慢步走進去的故事。

一路上被茶綠包圍,小小的迷了路,請來茶廠廠長帶路,沿著小路來到製茶工廠。鄉間的小路就是這樣迷人,失去方向的時候,便是即將發現心曠神怡的好風景當下。茶工廠面對著青翠茶田,檳榔樹撐開幾十支葉傘,站在工廠前,就是有收買人心的好景緻。美景當然有好味道,工廠的大門口陣陣茶香瀰漫,站在廣場上,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享用不收門票免費的茶香,直到神清氣爽、精神飽足再踏入茶工廠,體驗製茶過程。

台灣在地生產的茶葉品質佳,是日式綠茶的好原料,茶農每天清早開始採茶,大約中午前,一卡車卡車的往工廠送。日式抹茶與台式茶葉最大的不同,在於台式以炒熟而日式抹茶以蒸煮熟成,而且綠茶必須控制在不發酵的環境下,所以現採的茶菁直接進入工廠後,開始一連串的不間斷製茶流程。原始的茶香,在農家打開新鮮茶葉的包裹時,一股撲鼻的茶菁香味在製程裡流轉,經過儲菁、切菁、給葉、蒸菁、冷卻、烤蒸、葉打、粗揉、揉捻、中揉、乾燥,繁覆精鍊的製作程序,終於成為粗製茶。粗製茶已經可以使用,但當地茶廠大多以粗製茶交貨給茶公司,進行最後的精製步驟,最後是大家看見的上架產品。其實這些專業又繁覆的程序,大多已經自動化生產,利用機器的微電腦控制,生產出來的粗製茶品質,可能會比手工製作的茶更精準,風味更加如一。

T世家抹茶的茶廠廠長謝志晶,家傳三代擁有百年經驗,讓他自然成為茶專家,練就製茶的好身手,對於在地的文化及人情更加熟悉。我跟著他的腳步,逛進了茶田,遇見茶農,聊了許多茶田的故事。中午剛過,並不是什麼拍照的好時間,但一畦畦深淺不一的茶田畫著整齊的綠意,映入眼簾的色彩直達想望安靜的精神區塊,我們的車輛沿著不能會車的田間小路前行,身心舒徐的嶺頂茶園風景不斷往後移動。茶商以契作方式,收購當地品質較高的茶源,每日由農民採收運抵廠區,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製造程序,粗製茶得以保持最佳品質與口感。這種不經過中間商的產銷方式,讓農家辛苦耕耘直接得到回報。

隨意走、隨意聊,有在地人作陪的方式最能深入旅行。漫步茶壠,綠光閃爍,茶樹上的葉子油亮反射著陽光,我們的身影輕映在茶田的翠綠間。「松柏嶺這裡有四種茶樹,金萱、烏龍、翠玉、四季春,烏龍因為氣候影響價格,已經產量漸少,四季春一年四季都能採收,產量最大。」我們邊走邊把聊天的聲音,漫在看似無邊的茶綠。茶樹的高度剛好輕掠大腿,每跨出一步,像千百隻小手,輕輕的按摩、偷偷的搔癢,不知我嘴角會心的笑是因為腳上的輕滑或是田埂步履的新鮮感。放眼望去,如此美麗的茶園風光孕育,茶樹上冒出新葉的嫩綠,沒多久,會是我剛在茶廠卡車上看見一千八百多台斤的茶菁。難怪,大自然的茶香一直源源不絕。

茶農向來難以追蹤他們用心收成的茶葉,去向何方?最後精製的日式抹茶他們也沒喝過,順手送上二包出自原產地的成品,又再次回到那天茶葉出生的地方,流浪過後,回到故鄉是天下最感動的快樂。孕育茶的手捧著回鄉的浪子,滿心的悸動又成了身旁腳下茶田的養份。

本文擷取自: 聯合新聞網 – 旅遊美食  【茶花小屋/報導.攝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