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就让他好走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110?variant=zh-hans

幸芳办完爸爸的丧礼后,第一次和我碰面,一脸憔悴的她,真的不知如何安慰她,一向和爸爸感情深厚的她,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走出丧父的悲伤呢?

或许她知道我懂她的感受,因此在我面前,她毫无掩饰地哭诉起来,说出父亲生前对她的疼爱,与她现在不舍的心情。我陪着她感受这分悲伤,这也让我想起我亲爱的老爸,虽然他已经走了五年多,但我对他的思念,依然无法忘怀。

还记得老爸病危时,医生曾问我们是否要急救,当时我投反对票,于是送回家拔管的重任,也就落在我身上,甚至守丧期间,我也照常上班。姐妹们虽然对我颇有些微言,但也都支持我,因为她们知道我并不是不爱老爸,就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不忍他受苦,因为爱他,所以害怕他为我担心。

直到老爸的大体火化时,我才感觉到我真的失去爸爸了,抱着老公娓娓说著对老爸的不舍,但我从不后悔当时所做的决定。

生病十多年的母亲在老爸走的前一年往生。当时,我为她更衣时,那分不舍与心痛,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看着母亲全身无一处完好,几次的急救,除了让她受苦,也让她全身瘀青,到处是伤口,走时脸上的痛,痛在我们每个子女的心上。而父亲走时,为他更衣时,他全身洁净,躺在床上的他还面带微笑,仿佛正安稳地沉睡着,和母亲当年差别很大。

人一定会走到那一刻,千万别因为我们对亲人的不舍,而让他受苦受难,如果有意识的话时,相信亲人们也不愿意没有尊严地活着,爱他就让他好好走吧!
本文撷取自: 人间福报 – 家庭    作者:文/林玲仰

原文网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76992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