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儕之間 朋友,我可以為你做什麼?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065?variant=zh-hant

愛搞笑的兒子補習回來,突然不發一語若有所思;當母親的直覺,立刻上前關心地問候。「沒事啦!就比較累而已。」他淡淡地回答。

準備就寢時,兒子突然找我陪他睡,因為有事要跟我說,我樂得二話不說,抓著枕頭被子衝了過去。

原來是學校隔壁班的一位女同學也和他在同一間英文補習班,今晚他們二人被留下來補寫,邊補寫邊聊天。

那位女同學在幼稚園小班的時候,爸媽經常吵架,後來就分居了。媽媽住台北,她和爸爸、阿媽住淡水,但工作的關係,爸爸每晚深夜二點多才能回到家,甚至有時連假日也要上班,父女二人總是錯過互動的機會。

每晚睡覺時,她總是害怕得蒙在被裡哭了好久才睡去,尤其在有地震、颱風或停電的夜晚,一夜真是漫長難熬啊!阿媽重男輕女,除了生活上的照料,並不關心她心理上的安全需求,每天下課回家到晚上就寢時間,她孤單地不知要做什麼事。唯一的記憶就是不斷地害怕、哭泣與孤單。

好不容易在小二時,爸媽感情復合,把她從阿媽家接回同住。只是爸媽回到家的時間並沒有提早,有時晚上害怕就到附近的阿媽家睡,有時想看爸媽的身影就強忍恐懼等到深夜,然後一直打電話、發簡訊問:「你們幾點回來?」「你們現在到哪裡了?」「怎麼這麼久還沒到家?」

不知幾年級開始,她用著寬綽的零用錢料理自己的三餐,所謂的「家」,是爸媽提供她足夠的生活費和有個可以睡覺和休息的地方,要看到爸媽是很難的一件事。

現在六年級了,雖然她了解爸媽的辛苦,不再怪他們,不再一個人哭泣,珍惜著親子難得的相處,只是心裡還是一樣那麼的孤單與隱藏著恐懼。

兒子邊說邊哭得傷心:「她是我的朋友耶,她從小到現在過得好辛苦,可是我卻不能幫她,我的心好痛!而且我太幸福了,每天一回家就有家人,還可以吃到點心,妳還會聽我說學校的事,還會全家一起去散步……對不起,那幾天還嫌妳太囉嗦,覺得妳管太多,一直跟妳頂嘴,我以後會控制自己,對不起!」兒子說完,哽咽中衣襟盡溼。

我看見兒子的善良;看見經濟困難的大環境下,年輕父母的價值觀和家庭結構的改變;看見大人的辛勞和小孩的孤單,心裡不禁一陣糾結和感嘆。

接著,我和兒子一起討論如何幫助他的朋友:一起為她祝福禱告、教她功課、做她的好朋友、多多鼓勵陪伴她等等。

那晚,看著兒子噙著淚水,在我身旁安穩地進入夢鄉時,幸福感油然生起。

本文擷取自: 人間福報 – 家庭   文/金沙子

原文網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7595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