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侪之间 朋友,我可以为你做什么?

http://www.thewisdom.com.tw/archives/1065?variant=zh-hans

爱搞笑的儿子补习回来,突然不发一语若有所思;当母亲的直觉,立刻上前关心地问候。「没事啦!就比较累而已。」他淡淡地回答。

准备就寝时,儿子突然找我陪他睡,因为有事要跟我说,我乐得二话不说,抓着枕头被子冲了过去。

原来是学校隔壁班的一位女同学也和他在同一间英文补习班,今晚他们二人被留下来补写,边补写边聊天。

那位女同学在幼稚园小班的时候,爸妈经常吵架,后来就分居了。妈妈住台北,她和爸爸、阿妈住淡水,但工作的关系,爸爸每晚深夜二点多才能回到家,甚至有时连假日也要上班,父女二人总是错过互动的机会。

每晚睡觉时,她总是害怕得蒙在被里哭了好久才睡去,尤其在有地震、台风或停电的夜晚,一夜真是漫长难熬啊!阿妈重男轻女,除了生活上的照料,并不关心她心理上的安全需求,每天下课回家到晚上就寝时间,她孤单地不知要做什么事。唯一的记忆就是不断地害怕、哭泣与孤单。

好不容易在小二时,爸妈感情复合,把她从阿妈家接回同住。只是爸妈回到家的时间并没有提早,有时晚上害怕就到附近的阿妈家睡,有时想看爸妈的身影就强忍恐惧等到深夜,然后一直打电话、发简讯问:「你们几点回来?」「你们现在到哪里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到家?」

不知几年级开始,她用着宽绰的零用钱料理自己的三餐,所谓的「家」,是爸妈提供她足够的生活费和有个可以睡觉和休息的地方,要看到爸妈是很难的一件事。

现在六年级了,虽然她了解爸妈的辛苦,不再怪他们,不再一个人哭泣,珍惜著亲子难得的相处,只是心里还是一样那么的孤单与隐藏着恐惧。

儿子边说边哭得伤心:「她是我的朋友耶,她从小到现在过得好辛苦,可是我却不能帮她,我的心好痛!而且我太幸福了,每天一回家就有家人,还可以吃到点心,妳还会听我说学校的事,还会全家一起去散步……对不起,那几天还嫌妳太囉嗦,觉得妳管太多,一直跟妳顶嘴,我以后会控制自己,对不起!」儿子说完,哽咽中衣襟尽溼。

我看见儿子的善良;看见经济困难的大环境下,年轻父母的价值观和家庭结构的改变;看见大人的辛劳和小孩的孤单,心里不禁一阵纠结和感叹。

接着,我和儿子一起讨论如何帮助他的朋友:一起为她祝福祷告、教她功课、做她的好朋友、多多鼓励陪伴她等等。

那晚,看着儿子噙著泪水,在我身旁安稳地进入梦乡时,幸福感油然生起。

本文撷取自: 人间福报 – 家庭   文/金沙子

原文网址: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75950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